细雨无声

荣耀大学2栋男生寝室(十五)

冷烛西窗:

应群里大眼的要求让方神出场了

方王注意

方神在原文里没正面出现 所以性格什么的是私设 写的不好请各位原谅!

吹空调吹的感冒了T T 好难受


黄少天回寝室的时候213寝室中央蹲着一个人。

 “我靠这谁啊?”黄少天上前踢了踢,“方锐换造型了?看起来成熟了不少嘛。”

蹲着的人把埋在胳膊里的头仰起来粲然一笑:“哟,少天,好久不见啊。”

“方方方方方士谦?!你丫不是读研去了么!”

 “回来看看你们。“方士谦笑的温文尔雅。

“方神走错寝室了吗^ ^ ?“后面跟着的喻文州致以亲切的问候,“王会在219。”

“文州,你觉得我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吗?”方士谦说,“你们——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要先来看看你们。”

“王大眼没回来,寝室里没人。”叶修叼着烟懒洋洋地补充。

“王大眼是那么的无情,他居然没有把那系着长长流苏名为爱意的那把钥匙留给他——这只孤独的、在风中颤抖的可怜的小夜莺!”苏沐秋感叹。

张佳乐一脸恶寒地把板凳搬开了三尺。

“苏学长的西方歌剧鉴赏还没结课?”江波涛问。

“不——我不愿抛弃那真知——那长着翅膀的小恶魔也吞没不了良心的火焰与哲学——”

“哲♂学。”周泽楷若有所思。

“说起来一直忘了问你了,小周,你上次怎么没参加我们自古枪系多帅比的第十三次聚餐啊?一天都没见到你人,发短信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你干嘛去了?”张佳乐质问。

“······野外生存。”周泽楷眼神十分无辜。

“上次我们院组织了一次——”江波涛正想帮周泽楷补充,被方士谦大声的咳嗽打断了。

“那什么,请关心关心学长好嘛。“方士谦沉痛地说。

“学长需要怎么样的关心啊^ ^?“

“比如告诉我杰希什么时候下课之类的。“方士谦一本正经地说。

“谁告诉你他上课去了。“叶修轻蔑地弹了弹烟灰。

“那他去哪儿了?!“

“没有看到学长的诚意我们说不出口啊!好忧愁啊!我的话都到嘴边了就是说不出来啊!”黄少天感叹,“要是有一顿烧烤什么的······“

“请请请。“方士谦无语。

“大眼带小朋友们做实验去了╮(╯_╰)╭。”叶修说。

那一刻,方士谦终于回想起了,曾被实验折磨的恐怖,以及被左手浓硫酸右手烧碱溶液的王杰希奴役的屈辱。

“我们什么时候去吃烧烤啊?”黄少天问。

“······“方士谦只能默默起身,他觉得213一秒都呆不下去了。

走廊里方锐拿着小板凳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方学长没事可以去我们寝室坐坐,我们一起讨论方家发家史——如果学长真的很想去吃烧烤我们也可以一起去边吃边谈的!”

“我不想和现在已经改姓林的人讨论方家历史。”他严肃地说。

 

王杰希带着刘小别高英杰回来的时候方士谦已经哄来方锐的小板凳在219门口坐了快两个小时了,方锐还友情赞助了他一个碗放在面前。

王杰希踏上走廊的时候,恰巧看到包荣兴兴冲冲地往方士谦的碗里扔了一个包子。

“馅儿特别足!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包荣兴竖大拇指。

“谢谢小兄弟,我看好你哦!”方士谦回敬了一个大拇指。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下次有机会一定领教你的打狗棒法!”包荣兴挥挥手离开了。

“爸······会长,那个人好像方学长啊。”刘小别说。

“不,你认错人了,方神读研去了,不是要饭去了。”王杰希冷静地说。

“小会长!”方士谦已经远远地看到了他们,激动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然后蹲了下去。

“我脚麻了!”他说。

“······”

“小别,你都长这么大了!”方士谦进了219还不住感慨,“听说你泡了一个未成年,是真的吗?”

“是真的是真的!”219门口传来了谜之音,听声音还不止一个。

“英杰,我上次见你你还在杰希的肚子里——哦不——你还没来上学,“方士谦握住高英杰的手拍了拍,”杰希说你是个好孩子,以后也要好好学习哦。“

“啧啧啧。“谜之音再次响起,”肚子里。“

刘小别和高英杰看着王杰希逐渐变得一样大的双眼,不禁向角落里缩了缩。

“对了杰希,你们寝室另一个孩子呢?上次听你说他转专业了?“

“嗯,一帆上自习去了。”

门口被张佳乐捂住嘴的乔一帆泪流满面。

“杰希,这么多年让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是我不好。”

“爸······会长你放下扫帚!别冲动!别冲动啊爸爸!“

219的门霍然打开,趴在门板上的方锐黄少天张佳乐乔一帆扑了一地,方锐被压在最底下,抬头赫然发现王杰希抱着扫帚冷冷地看着他们。

“我被邪王真眼伤害了!救命!救命啊卧槽黄少你好重啊!能不能少吃点啊平时!“

“尼玛!会长都没嫌过我重!方锐你看剑看剑看剑!“

“卧槽一帆你快起来!“

“学长对不起,······会长对不起!。“

“一帆你没事吧qwq?“

 “你们在干什么。“魔术师·两只眼睛一样大了·王开口。

陈述句,尼玛是陈述句啊。众人心里哀嚎。

“王会实验结束了?“喻文州敲了敲门,”我来接少天回去^ ^。“

 黄少天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起身跳到喻文州身边一气呵成,满脸脱离苦海的喜悦:“我跟会长吃饭去了啊你们有事慢慢聊啊~“

“喻文州我们不是说好要四人约会的么!“张佳乐绝望地喊,”你把我扔在这儿怎么跟老孙交代!“

“六人!乐乐你记错了是六人!“方锐急忙补充,”还有我和老林呢!“

“王会,方神之前在克拉玛依烧烤定了位子说是要给你个惊喜,叶神他们都过去了,剩下人都在这儿了,大家都一起过去吧 ^  ^“

“喻会好人一生平安!喻会良善永守话唠!“

 

“为了欢迎老方回来,大家好好吃好好喝啊!别辜负了老方的一番好意!”叶修拿着一串烤香菇指点江山,颇有睥睨天下的气势。

“为了方神!为了杰西卡大大!为了世界上的真爱!”方锐欢呼。

“小高的水瓶,还了么?”王杰希高贵冷艳。

“老林我跟你说,这个当代局势啊,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方锐转头拉着林敬言说话。

“要肩负起化院的未来啊。”方士谦拍拍高英杰的肩膀,“英杰我也比较看好你,小别那种诱拐未成年的,是犯罪,不值得提倡。”

“······”高英杰不知道怎么接话。

“······”刘小别在努力把身上的卢瀚文扒下来。

“小会长他啊,有时候喜欢把所有责任都扛在自己身上。”方士谦摇摇手里的鸡翅,“他其实特别关心你们,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可能现在你们不理解,以后就会明白他的好了。”

“所以答应我,像紫薇答应尔康那样答应我好嘛,照顾好小会长,爱他,尊敬他,像个天使替我守护他!”方士谦说。

“······”所以为什么你画风转换的那么快啊方学长。

王杰希转过头,把方士谦面前的啤酒杯挪开了。

“又喝多了。“

他带着点无奈地说,眼里却满是温柔。



评论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