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无声

荣耀大学2栋男生寝室(十六)

冷烛西窗:

为了黑群里喻总615雷霆主场的无料拼命赶出来的一更

喻总无料黑我!!!!!!!【哭着说

有去615的姑娘嘛来一起玩嘛!!在B3野猪铺哦虽然我不是摊主·····

对没错窗户当意象就是lo主的私心!

祭奠一下迅哥儿的手癌

双鬼\新双花的一章


章十六深夜的公共盥洗室是男生升华友谊的地方啊

十一点,夹着笔记本和笔,拎着小板凳的于锋出现在了2层的公共盥洗室。

公共盥洗室,在2栋这个每个寝室都有独立卫生间的宿舍楼,是一个很冷清的存在,所以于锋跟李轩进行了一番如胶似漆的四目相对之后,深深地觉得自己见了鬼。

某种意义上的确是的,阵鬼也是鬼嘛,不要嫌弃阵鬼哦于锋大大。

“······李轩大大你怎么在这?”于锋放下小板凳,手持中性笔呈采访状。

“方锐把寝室线路搞坏了,电工师傅说明天才能来修。”李轩表情十分沉痛,“我来赶明天要交的作业······”

“哦······刚才经过的那个鬼哭狼嚎的寝室是你们寝室啊。”于锋表示了十分的同情,“是不是黄少又拖着他们寝室过去讲鬼故事了?”

“何止哦······为了营造气氛他们把王杰希也叫去了你造么·······”

于锋想了想黑暗中那一双迷人的大小眼,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我懂了·······”

“你呢?你过来干嘛?”李轩问。

“咳咳,搞明天诗社的企划啊,”于锋尴尬地说,“这不是十一点了么,新杰睡了,老韩说让我出来别影响新杰睡觉。”

“你们那百花诗社还搞着呢?”李轩一边奋笔疾书一边和于锋聊天,“是张佳乐以前搞的那个吧?什么花谢花飞花满天,佳乐在此等你怜什么的······“

“搞着呢,”于锋叼着笔有点苦恼,“张佳乐前辈退社以后一大批小姑娘哭的死去活来的,每次搞活动都会来几个纸一样的姑娘肺都快咳出来了还喊着‘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然后晕倒的······”

李轩脑补了一下:“······我知道张佳乐为什么要退社了。”

“所以我就在这想啊······怎么搞个活动把诗社搞的积极点哦······”于锋说,李轩凑过头去,看到他在笔记本上写了大大的“百花诗社企划”几个字。

下面还画了个爱心,旁边写着小远。

李轩一阵恶寒地缩回头,对于锋原来出身土木基佬秀恩爱大寺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

“邹远呢?”他好死不死地说,“怎么不把他带出来一起商量?”

“小远今天晚上写了一晚上选修课作业,要早点休息。”于锋说。

“啧啧啧,”李轩不住感叹,“好男人,好男人。”

“一般一般,”于锋大手一挥,“吴羽策呢?你们不是一个班的么?他作业写完了?”

“阿策今天在戏剧社排练了一下午,作业我帮他写了,他要早点休息。”李轩说。

“······“于锋说,”你确定他能好好休息?”

正趴在床上听张佳乐在下面手舞足蹈地讲鬼故事的吴羽策打了个喷嚏。

盥洗室的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从法院的大楼比文院的好一直聊到剑系都是兄弟啦大家觉得剑系烦什么的都是黄少的错啦我们要一起建设和谐美好的剑系明天啦······之类的。最后两人的友情得到了极大的升华,李迅从外面经过的时候只看见两人双手紧握,眼中闪着“莫愁天下无知己知己就在盥洗室”的精光。

李迅没忍住还是默默掏出手机拍了一张。

第二天吴羽策看到bbs里那个叫“在那深夜的盥洗室哟,你们牵手对视为哪般”的帖子的时候,忍不住把手机摔在了李轩脸上。

 

李轩敲响了221的门。

“于锋大大,快来救救我!”他喊。

韩文清开了门:“他和邹远去参加诗社的活动了。”

李轩跪着把钱包交给了韩文清,并拜托他等于锋回来让他到盥洗室等他。

于锋接到传话赶到盥洗室的时候,李轩站在窗边,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遗世独立的味道。

“李轩大大你身上什么味儿!”于锋跟他保持了三米的距离。

“刚去给阿策买了臭豆腐,可是阿策好像还是有点不开心。”李轩说,“看到bbs上的帖子,邹远什么反应?你怎么哄他的?”

“哦,那个啊,”于锋故作高冷地说,“今天诗社活动,我给小远写了一首诗,小远很感动就没不高兴了。连那几个经常晕倒的妹子都没喊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哦?这么神?“李轩感兴趣,”怎么写的。“

“世界上\花\那么多,我却\只能看见\这一朵。“于锋说,”以花为意象,你懂得。“

“······其实我不太懂。“李轩说。

“这样吧,我觉得你可以给吴羽策写首诗,你让李迅给你发到校刊上,我们诗社在校刊上有专栏的,我相信他一定会感动的。“于锋想了想说。

“你确定?我觉得阿策从来没有表现过对文学的兴趣······“李轩有点犹豫。

“相信我,就是因为没有兴趣才会被震撼到。“于锋说,”然后我们一起去创造剑系的光明未来!“

“听起来很振奋人心啊兄弟!话说诗该怎么写啊!”李轩说。

“你想要什么意象,水?风?月亮?”于锋问。

“水像是给江波涛的,风像是给林枫的,月亮像是给孙翔的······就窗户吧,窗户。“李轩拍拍窗框说。

“好的,不过我果然还是有点在意为什么月亮是给孙翔的······“

“二翔可是会在月圆之夜变身核桃精的啊这个梗你不知道吗?“

“·······“

 

晚上李轩郑重地把手写的稿子交给了不停道歉的李迅。

“轩哥真的我错了真的——我就是管不住我这手啊——“李迅痛心地拍了拍自己的手,”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帖子已经发出去了——“

“再有下次,“李轩微笑,”就剁了吧。“

“轩哥我错了——“

“校刊出来记得把这页折起来放阿策桌子上,听见没有。“

“是的轩哥!好的轩哥!没问题轩哥!今晚就去印!不印出来我就不睡了!“李迅拍胸脯。

“明早等你的消息。“李轩冷酷地说,”坏事了你就死定了。“

“放心吧轩哥!“

隔天早上李轩起床的时候吴羽策已经坐在桌子下面看东西了。

“阿策你在看什么呀?“李轩语气正直。

“这是你干的么?“吴羽策问。

“有没有感动到?!“李轩笑嘻嘻地问。

“你果然还是去死吧。“吴羽策说,然后冷酷地离开了寝室。

卧槽这剧情发展不对啊,李轩石化在了床上。

方锐一边吃林敬言早起给他买的早饭一边捡起了吴羽策丢下的校刊:“哎哟卧槽这啥玩意,致我深爱的你,木子轩,这是你写的么——“

“你在床边遥望着远方,床下的我却在想床里的你——”方锐一口八宝粥喷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轩大大你果然淫的一手好湿!”

“床?”李轩震惊。

“是床啊,啧啧啧李轩大大啊,公然调情是不对的哦。”方锐叼着勺子不满地摇摇头,“你看吴女士都羞涩了~”

“李迅我日你大爷!!!!!!”2栋寝室2层的走廊上李轩的声音久久回荡着。


评论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