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无声

荣耀大学2栋男生寝室(十七)

冷烛西窗:

考试月の更

好像很久没填坑了

感觉自己萌!萌!哒!


章十七    说好的六人约会说到做到

方锐和林敬言到天台的时候张佳乐和黄少天已经在上面寻死觅活了。

“让我去死——为什么我要买西班牙英格兰和意大利——”张佳乐嚎叫着,“天要亡我——”

孙哲平搂住他的腰:“没事,都是小钱嘛。”

“小钱你大爷!孙哲平你有钱了不起啊!”

“会长我不活了!周杰棍居然要结婚了!居然要结婚了!当年我从他唱双截伦就开始喜欢他啊快使用双截伦哼哼哈嘿——”黄少天趴在喻文州肩膀上悲泣。

“少天,是周杰伦。”喻文州好心地纠正。

“啊啊啊啊这种关头会长你为什么还要在意这种问题!”黄少天捶墙。

“跟他们比起来,好像我把张新杰的计划本用开水泡了一下也算不了什么嘛。”方锐说。

张佳乐和黄少天顿时安静下来。

“小同志,你熊的,你知道新杰的计划本上已经列到跟老韩结婚之后在哪买房子了么。”张佳乐深沉地说。

“我现在看你就像在看一个死人。”黄少天少有的言简意赅。

“怎么回事?”孙哲平问。

“方锐去找邹远要百花诗社里面女社员的名单,结果不小心把新杰桌上的开水打翻了……”林敬言说,“刚才我们用吹风吹了一下,觉得还是要上来晾一晾比较保险。”

“百花诗社的女社员名单我也有啊怎么不找我!”张佳乐一拍胸脯。

“你知道的都是以前支持你跟孙哲平的,现在已经更新换代了好么,于远你知道是什么嘛?不知道了吧?”方锐说。

“时代变得太快……”张佳乐迎风喟叹,“当年我跟大孙——等等于远莫非指小远和于锋?”

“啧啧啧,你看,孩子谈恋爱父母永远是最后知道的。”方锐说。

“还是回归正题,”喻文州好心地说,“新杰和老韩一般晚上九点半从图书馆回来,你们还有两个半小时。”

“艾玛两个半小时以后我就见不到你了啊方锐,”黄少天握了握方锐的手,“不也许我还能看见一部分你,你说老韩会先打你脸还是先打你脸还是先打你脸?!”

“重复三遍有意义嘛!我告诉你黄少我可一点也不怕哦!”

林敬言同情地从后面撑住方锐的腰以免他腿软摔倒。

“两个半小时差不多了,毕竟之前还用吹风吹过嘛。”他说着把皱皱巴巴的计划本摊开在了天台的石桌上。

六个人看着桌子上的计划本陷入了迷之沉默。

过了一会儿还是黄少天忍不住开了口:“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本子上散发着一种谜之圣光?”

张佳乐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和新杰站在门口勒令我们放下手机的目光一样神圣庄严。”

方锐苦着一张脸:“为什么我觉得我看到的是老韩的拳头?”

喻文州慈爱地看了方锐一眼:“大概是自带预言功能的本子吧?”

“卧槽别这样!”方锐说,“老林,你到时候一定要救我,嘤嘤嘤。”

林敬言看着哆嗦着双腿的方锐,决定转移话题来排解他的恐惧:“在这等着太无聊,不然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

“无聊。“孙哲平评论。

“幼稚。“黄少天鄙视,”每次都真心话大冒险能不能来点新的啊来点新的?“

“玩嘛玩嘛!“张佳乐倒是很快就举手赞成。

“没事干就玩玩嘛^ ^,不玩这个少天想玩♂什么?“喻文州问。

“就玩这个!“黄少天正色,”真心话大冒险最好玩了谁说不好玩我跟谁急啊!“

“这样吧!我们用微信上的骰子来!“方锐马上回复了精神,”点数最大的让点数最小的真心话或者大冒险?怎么样?“

“好好好就这样就这样。“黄少天热心地掏出了手机,”来我来建个微信群!“

夜雨声烦邀请您加入【敢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才是真汉子】

张佳乐喜闻乐见地掷出一个二。

喻文州笑眯眯地举着六问他:“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真心话。“

“和大孙第一次的时间地点是 ^ ^ ?“

“喻文州你有意思嘛!你还记得我是大你一级的学长嘛!”张佳乐说。

“乐乐你别这样,是不是男人嘛!是男人就正面回答嘛!”方锐起哄。

“就是就是就是!乐乐你还行不行行不行行不行!”黄少天跟上。

张佳乐一咬牙:“大二上,在学校外面的宾馆!“

“哎,那时候我还在暗恋老林呢乐乐你真是啧啧啧······”方锐托腮。

“哎,那时候我还沉浸在跟会长唯美暧昧的气氛中不可自拔呢乐乐你真是啧啧啧······”黄少天摇头。

“废话怎么那么多,”孙哲平说,“继续下一轮。”

张佳乐继续喜闻乐见的掷出一个二。

但黄少天扔出了一个一。

“真心话真心话!“黄少天秒答。

掷出六的方锐仰天长笑:“黄少你和喻会第一次的时间地点是?”

“卧槽那可就多了我跟会长第一次见面是在小学一年级地点是我们小学一三班我跟会长第一次说话是在小学一年级地点在我们一三班门口的走廊我跟会长第一次一起吃饭是在······”

“卧槽谁想听这个!!!”张佳乐怒拍黄少天大腿。

“怎么了这难道不是第一次嘛你们不要搞歧视好嘛,好了好了下一个下一个!”黄少天得意地笑。

“日你!”方锐怒骂,“继续继续。“

张佳乐这次扔出了一个四。

“哟不错嘛乐乐,“方锐说,”出息了啊。“

掷到六的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林敬言:“要哪个?“

“大冒险吧。“林敬言扶了扶眼镜,环顾了一圈天台,觉得没什么危险。

“前阵子方锐大大一直跳的那个小苹果,“喻文州说,”想看林学长跳呢 ^ ^。“

“······这样不好吧。”林敬言说,“我不会跳······”

“来来来老林我教你我教你——”方锐说,“唱,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地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

“张佳乐,你把手机放下。”林敬言做好心理准备抛开一切的时候,这样对张佳乐说。

“哦。”张佳乐不情愿地放下手机。

“没事,我带了微单。”孙哲平说。

“所以乐乐只是上天台跳个楼啊你为什么要带微单啊!”黄少天在一边表示震惊,“要拍下乐乐跳楼的英姿么这不是蹦极啊!艾玛你看老林的表情,这是在跳小苹果?我觉得他心里一定在唱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

“吾锐叛逆~伤透我的心~“张佳乐在一边唱了起来。

 

“美好的时间总是流逝地这么快,“方锐说,“快要九点半了,我们来最后一局,为了节约时间这次只能真心话啊。”

然后张佳乐扔出了今晚上第一个和二没关系的点。

一。

“尼玛!”张佳乐抬头,又看到喻文州笑吟吟地看着他。

“第一次和大孙宾馆见后是什么感受?^ ^ ”喻文州问。

“·······”张佳乐望天,“我什么也不想说。”

“卧槽你偷我台词!!”黄少天扑过来,“那是我的名台词!这时候你应该说‘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的吗‘什么的好么!”

“尼玛这就是我的感受!你别过来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张佳乐说着,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本子丢过去,黄少天轻巧的一个闪避,本子从天台上落了下去。

“等等······”林敬言弱弱地说,“那个是新杰的计划本······”

“······”

“你们俩是要我死哦要我死!”方锐痛哭流涕地扑上去和二人厮打成一团。

张新杰和韩文清走在回寝室的路上,眼见着2栋宿舍的大门就要出现在眼前,突然一个东西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砸在韩文清的头上。

“谁乱丢垃圾!“韩文清说。

“这好像是我的计划本。“张新杰说。

 

附赠喻黄科普小剧场:

“会长你为什么今天都没有掷出小点来呀?“

“关网掷骰子,然后开网的时候再把想给你们看的点数重新发送就可以啦^ ^。“

“会长你好机智啊!!“

”少天今天答应的大冒险要记得兑现哦^ ^,这个周末去我家吧怎么样?“ 


评论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