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无声

荣耀大学2栋男生寝室(二)

冷烛西窗:

QAQ网好卡啊不能愉快地玩基三啊摔!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章二 只有半夜烧烤才是人生的真谛啊

又是一个安详的午后,荣耀大学2栋213寝室也一如既往地沉浸在美好的团结互助的氛围中。

“这谁放在这的泡面,都快凉了,没人吃哥帮忙吃了啊。”叶修懒洋洋地问道,手上动作却一点也不慢,捞起泡面撕开包装拿起叉子放调料包冲热水一气呵成。

“还能谁的,黄少的呗。”正在和孙哲平腻歪的张佳乐居然还抽空回了一句,“他去隔壁找手残了,小心回来跟你拼命。”

“啧啧啧,你们这群死基佬。”叶修一边感叹一边把手上的油抹到黄少天搭在椅背上的外套上。

“老叶啊,明明是‘你们这群在我这个基友不在身边的基佬面前秀恩爱的死基佬‘。”孙哲平一语道破天机。

“你们这群小年轻啊一个个就喜欢嘴上得理不饶人~你看看人小周,多低调奢华有内涵啊。”叶修把手伸向张佳乐,“来乐乐给哥根火腿肠,泡面搭档啊。”

周泽楷抬头看了叶修一眼,又低头给江波涛发短信去了。

“同志们同志们同志们!”黄少天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注意——靠靠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吃的难道是我的面我的面?!”

“有人模仿你的脸,还想模仿你的面啊黄少!不过你放心老叶模仿不了你的语速啊么么大。”跟着黄少天走进来的是方锐。

“哟方锐大大,来我们寝室又想顺走什么东西——上次借的吹风还没还呢方锐大大——”

“搞什么呢严肃点儿听黄少说话。”方锐正直地说。

“会长刚才问我们要不要出去唱歌撸串我们肯定去吧去吧去吧去吧对吧你看老孙回来我们还没给他接风洗尘呢你看老孙满脸皱纹都是洋鬼子腐败风气折腾的我们要用我们的克拉玛依烧烤拯救回来啊同志们!”黄少天一脚踏在张佳乐的小板凳上,颇有感染力地宣传道。

“不用为我接风洗尘,”孙哲平沉痛地说,"我没忘记上次我出院的时候你们的欢迎会,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那个让我跳过去的火盆是王杰希从哪里弄出来的。“

”因为杰西卡可是魔术师呀!“方锐真诚地说,”虽然火盆是肖时钦大大提供的。“

”去吧去吧,你的心里阴暗面太大了啊老孙,你就不能阳光点啊,你看你家乐乐那么倒霉人孩子活的多乐观啊,生龙活虎跟一小狗似的,我们也好久没去聚聚了是吧小周,你看小周都默认了!“叶修潇洒地一扔泡面盒劝道。

”叶修我要咬死你妈蛋!“小狗咆哮。

周泽楷默默发短信:”聚会?“

很快江波涛的短信就到了:”小周去我就去。“

没有说一句话的周泽楷,今天也很愉悦。


晚上有编程实验的肖时钦是到烧烤摊最迟的,他隔着老远就看见那家叫克拉玛依的烧烤摊上升腾而起的一股妖气,有点犹豫到底要不要发个短信请假算了。

不巧,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小事情!你快来啊!我要跟你吹瓶!论吹瓶我可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孙哲平的孙子在那头开心地喊道。

所以这种技能除了让你被人灌的更快还有什么用啊,肖时钦默默地在心里吐槽,然后哆嗦着地走向了黑暗的克拉玛依烧烤。

”是没有用,”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对对面的韩文清说道“浓茶解酒是群众认知中的最大一个误区,关于这个问题——”

“英杰,少吃点烧烤,不干净。”今天也充满父爱的王(dan)杰(qin)希(ba)。(ba)

“小别前辈我们来pkpkpkpkpkpk!比谁一分钟内吃的鸡翅更多好不好!”

“李轩,你今天要是敢吃烤韭菜你就别进寝室门。”

肖时钦抹了把汗,拨开一层层人群挤到了烧烤摊的最深处,终于看到了要找他吹瓶的孙翔,注,昏迷状态。

旁边眼神清明的叶修拈花一笑,举起手中的羊肉串向他致意。

“党的政策亚克西,祖国人民亚克西。”

“叶神,不带这样的。”他无奈地找了仅存的小凳子搬了坐在叶修对面,“你别老看他二就欺负他。”

“哥可没有,”叶修抬了抬下巴示意那边滚到孙哲平怀里的张佳乐,“你看乐乐那么二我也没欺负他对吧,这熊孩子自己找我吹瓶怪我咯?”

“但你不是传说中的一杯倒么?”肖时钦质疑。

叶修指了指地下一滩水:“肖时钦你太甜了,你当哥傻的啊。”

路过的喻文州:“哟,叶神没找到厕所^_^?”

“······补刀能力那么强活该摊上话唠一辈子被烦。”

“谢谢叶神祝福,我和少天会长久的^_^”

这边厢心脏3人在进行和谐友好的对话,那边厢人群中突然拔地而起一个伟岸而猥琐的身影。

“这样的烧烤没有老夫的歌声真是太可惜了!”魏琛举起双手,“那边的观众朋友们!”

包子,黄少天,方锐:“嘿!帅哥!”

魏琛:“跟老夫一起唱——不是哥哥不爱你啊!”

神经病三人组:“因为我是农村滴啊!”

魏琛:“一年的生活费只能养活自己!”

三人组:“哪里还顾得上你!”

角落里的林敬言狠狠灌了一大口酒。

 

“到点了,该回去了。”张新杰居高临下地俯视众人。

“是诶是诶我们也该打烊了!”求求你们快走吧祖宗。老板很悲伤。

“好嘞,老韩结账!”叶修若无其事地说。

老板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韩文清,默默掏出了钱包。

“林敬言大大我还没唱够呢回去我唱给你听好不好!”拥有pikapika的真诚眼神的方锐。

“······好。”心如死灰的林敬言。

“不好!”同一个宿舍的吴羽策和李轩。

“我要趴在老林耳朵边上唱,才不给你们听呢。”一脸嫌弃的方锐。

“我可以打人么。”吴羽策平静地说。

“诶——年轻真好!”魏琛看着扭打成一团的人感叹,“老夫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

叶修轻蔑地看了他一眼:

“那是你逝去的节操。”

评论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