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无声

荣耀大学2栋男生寝室·喻文州生贺

冷烛西窗:

草率地赶了一篇贺文QAQQQQQ

男神我是真的很爱你嘛QAQQQQQ

话说我看水军异闻录真的特别喜欢男神说人世间的不期而遇都是久别重逢2333333

 

章·喻黄

“我见到会长的时候就有种天哪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哥哥的那种感觉瀚文你懂么你懂么那种人世间的不期而遇都是久别重逢的感觉!”黄少天手舞足蹈地向卢瀚文描述道。

“少天别闹,我们是小学同学^_^~”喻文州在被引起共鸣的卢瀚文前面插嘴。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小学同学,不过一个坐在老师特别关照的讲台边一个坐在靠窗的标准男主位子,似乎也没什么交集,然后喻文州上了最好的初中最好的高中而黄少天在一般的学校里过着好动分子的日子——

如果就一直按照这个剧情发展的话就可以打end了······

数年后黄少天感慨,高考真是改变人命运的重要存在啊。

总之就是喻文州因为生病发挥的不是那么好而黄少天经过高三的一年努力不小心发挥超常了。

一个是第四志愿一个是第一志愿,一个是“垫一垫”一个是“冲一冲”。

然后他们就相遇在荣耀大学的校园里了。

具体一点讲是操场上,军训的队伍里喻文州站在黄少天左边,每次教官一喊”向右看“喻文州就可以回头无限深情地凝望黄少天细瘦的脖子翘起的头发以及被太阳晒伤了的像猴屁股一样的脸。

叶修知情后表示黄少天晒成那样喻文州你还能看上他你口味是不轻。

不管黄少天的脸晒成什么样都阻止不了他的话唠,教官一宣布休息他就能开始喋喋不休,其他人趴着装死他就开开心心地凑到喻文州面前非要叙旧。

”呀文州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李老头打过我手心啊我去我绝对记得一辈子啊新时代教育了还体罚学生——那时候我们班估计就你没被打过手心吧?哎呦你都不知道他那把大戒尺打手心多疼现在想想我都觉得疼疼疼疼疼!“
”文州文州你是不是也玩荣耀啊你玩的是什么职业哪个区啊说不定我们以后可以并肩作战杀杀杀杀杀杀杀对吧!我从魏老大那里偷来一张账号卡——魏老大就是我们那个辅导员啊我们晚上去玩玩好不好好不好。“

喻文州有时候也觉得挺无奈的,那么热的天怎么就不见他把自己说晕了呢。

结果不知道军训第几天黄少天还真晕倒了。

喻文州把人扛到医务室,在挤得满满的装晕真晕的学生的病床上硬是给黄少天开辟了一片新天地。

”文州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黄少天在后来的很长时间里都这样拉着他的手感谢道。

那时候黄少天叫他文州,直到后来一起加入院学生会变成了”部长”到现在的“会长”。

中间发生了很多事,包括他把魏琛气到了生科院当辅导员,包括他们认识了一堆志(chou)同(wei)道(xiang)合(tou)的朋友,包括······他们在一起了。

 

黄少天一进来就因为寝室位置不够的原因被调到了上届的寝室2栋213,里面住着一个被称为“荣耀大学逃课教科书”的叶修和一个传说中的“大概全世界的倒霉都集中在他身上了吧”的张佳乐,不算同为新生的无口帅哥的周泽楷,这两位前辈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是基佬了。

在213寝室浸淫多日的黄少天觉得自己的三观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所以在叶修心脏地指出你对喻文州有意思的时候,他只花了3秒来接受这个事实,夜聊的3个小时用来向前辈咨询追到喻文州的可行性。

“喻文州看着那么文文弱弱的少天你就不要大意地直接扑倒!吃干抹净以后一根事后烟一点深沉地往墙上一靠说一句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多简单粗暴有内涵啊!”张佳乐建议。

“原来老孙是这样把你攻略的······”叶修深沉地説。

“妈蛋叶修你去死吧!”

“快来个靠谱点的靠谱点的好么张佳乐学长我觉得文州没你那么倒霉主人公设定不一样的话是不能按照同一种方法执行的好么好么好么因人而异因地制宜学长你懂么懂么懂么!”

叶修咳了两声:“你先确定人喻文州反不反感同性恋吧,然后我们在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不反感不反感绝对不反感,上次文州还跟我讨论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呢还问我反不反感来着——等下感觉哪里不对哎呀总之不反感啦这步跳过跳过直接下一步战略。”

“哦。”叶修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乐乐你是不是觉得烦烦没救了。”

“是啊,”张佳乐少有地赞成了叶修的看法,“他是不是脑子缺根筋啊。”

“别管他了,睡吧。”叶修缓缓闭上了双眼。

然后其他三个人就在黄少天的碎碎念中进入了梦乡。

 

最后还是喻文州先表的白。

那段时间隔壁的兄弟学校交流来一个女生,聪明漂亮活泼能干,重点是看起来很喜欢喻文州。

具体表现为上课和他坐在一起,下课要和他讨论问题,放学要和他一起吃饭,就差手拉手一起上厕所了。

黄少天郁闷,黄少天无奈,然后黄少天就消沉了。

具体表现为不说话,不上课,不参加学生会例会,不回喻文州短信。

喻文州急了就去敲213的门,里面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回答道:“少天不在,少天下山化缘了,施主有事请回吧。”

喻文州无奈:“叶方丈放我进去吧,我在里面等他。”

这次换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那可不行,我们寺有规矩,异性恋不得入内。”

喻文州扶额:“张长老放我进去吧,我不是异性恋。”

然后里面传来“小周该你了”“快上小周”的声音。

周泽楷咳了一声。

喻文州苦笑:“小周放我进去吧,小江不在我不懂。”

最后还是躺在床上打愤怒的小鸟的黄少天看不下去了爬起来给他开的门。

“少天。”喻文州无奈地看着黄少天打开门以后视若无物地继续爬上床打愤怒的小鸟,“怎么不去上课啊。”

“乐乐,”叶修朝张佳乐弹了弹烟灰,努力装出深情的样子,“怎么不去上课啊。”

“不想去。”黄少天难得话语简洁。

“因为你在这里,更因为床在这里,更更因为有老孙帮我答到了。”张佳乐深情地用枕头砸了叶修。

喻文州:“少天是不是有不开心的事,我们出去谈一谈好么。“

叶修:”乐乐是不是有不开心的事,我们出去谈一谈好么。“

黄少天:”有,还是因为你。“

张佳乐:”有,还是因为像你这样的傻逼还存活在世界上“

喻文州:”少天。“
叶修:”乐乐。“

喻文州突然笑着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是因为那个女生么,太好了,看起来少天像我在意你一样的在意我呢。”

叶修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感觉我们寺的小和尚要修成正果了。”

黄少天的小鸟不小心脱了靶,他看着绿皮野猪欢快地哼哼着突然想扔到手机大声唱歌。

“少天还不明白的话,那我就明说了,”喻文州适时机地会心一击,“少天我喜欢你。”

周泽楷默默地在角落里掏出纸卷的礼花‘biu’地一下喷了黄少天一头一脸。

“啊啊啊啊啊啊周泽楷我原谅你小爷我今天心情好哟哟哟哟哟老叶你的方法就是牛虽然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让我一直保持沉默哎呀可算能说话了太好了——”黄少天开心地从床上直接蹦了下去一把搂住喻文州,“文州我也喜欢你!”

“阿弥陀佛,我已经感觉到了以后要看到没羞没臊的二人世界了。”叶修摇头,顺手给苏沐秋发了条qq:“深藏功与名。”

“老孙老孙黄少天他脱团啦!啥?你早就猜到了?那我不管!你给我装出才知道的样子!妈蛋你装的太假了吧!”张佳乐对着电话那头大喊大叫。

“他跟他在一起了。”周泽楷给江波涛短信。

“黄少和文州?”江波涛秒回,“祝他们幸福!”

“我们当然会幸福,”喻文州笑着说,“我们会比任何人都幸福。”

 

“哇——”卢翰文捧着脸趴在桌子上,“会长黄少这就是你们在一起的过程?好幸福好幸福好幸福我要告诉小别学长!”

“羡慕吧羡慕吧羡慕吧羡慕也没有用我告诉你啊我跟会长可是天生一对天造地设天仙配呀刘海砍樵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总之这个故事告诉你要想像我们一样幸福可是得有99%的缘分和1%的战术!”黄少天按了一把卢翰文的头怒刷文字泡。

“黄少总觉得战术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太奇怪了啊喂!”卢瀚文抗议。

“瀚文,我看到刘小别往二食堂走了,”喻文州笑着分开了两人。

”刘小别前辈我来啦pkpkpkpkpkpkpkpkpkpk!“卢瀚文活力四射地向二食堂冲去。

”那么我们晚上有没有什么活动?”喻文州笑眯眯地看黄少天,“为了纪念我们在一起453天?嗯?我的99%的缘分和1%的战术?”

评论

热度(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