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无声

荣耀大学2栋男生寝室(四)

冷烛西窗:

情人缘消节快乐!壮哉我大fff团!

 短小的一章!重点是伞哥上线!【虽然只说了一句话

ps我可以丢个微博求粉么【你够了

 

章四 停电了就在寝室里讲讲鬼故事好了

“卧槽星期五晚上停电人干事人干事人干事!妈蛋还差10%的血啊boss就是我们的了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我要投诉!学校不把我们当人对待啊真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年轻人就是太嫩了,“叶修的烟头在黑暗中闪着红光,“我的笔记本随时都是充满电的。”

“妈蛋妈蛋我的笔记本明明一直插着电源在怎么黑屏了!”

“乐乐你不该充电的,”叶修继续拉仇恨,“反正你的电源总会在关键时候坏掉。”

周泽楷默默地把寝室网线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老叶,你玩啊~你继续玩啊~小周干的好!”张佳乐比大拇指。

“好吧,”叶修接受现实,“如果我们都不能打游戏,想点事做吧。”

“讲鬼故事吧讲鬼故事吧我跟你们说我上次才和会长去看了一个恐怖片超级带感的就是说一个僵尸王国啊他本来是跟人类世界隔绝的然后吧有一天······”

“比起这个,我更在意为什么手残带你去看恐怖片。”张佳乐吐槽。

“为了那个嘛,”叶修说,“关键时候少天扑到他怀里说‘哎呀会长人家好怕’什么的。”

“啧啧啧,心真脏。”

“你们这群不要脸的妈蛋妈蛋妈蛋周泽楷你跟着起什么哄你的设定是羞涩的无口少年好么好么好么我觉得你已经偏离作者的初衷了喂回到正题回到正题我们来讲鬼故事吧我把会长叫来!”

“那我把老林叫来。”床下有人幽幽地回话。

“妈呀!”黄少天一个枕头砸了下去,“有鬼啊!”

“黄少你怎么说话呢。”方锐不满。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啊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早就来了啊,你在床上抢boss的时候我就在下面啊,一直在你们寝室找有没有吃的东西来着······”

“你为什么不出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又不是你······”

“方锐大大真是吐得一手好槽。”叶修评价,“不过不要用老梗好么,在原作者没有同意的情况下。”

“那我把老林叫来了,让他把咱们寝室那俩鬼也捎上。”

“咱们寝室其实是娱乐城吧?”五分钟后张佳乐看着人满为患的寝室对孙哲平说。

“不是,”孙哲平安慰他,“娱乐城还可能提供特殊服务呢你们寝室提供吗?”

“哎呀林敬言大大好羞涩,乐乐他们又在聊黄色话题了。”方锐羞涩地把脸埋在林敬言肩膀上,“你都没流氓过我呢,不是号称第一流氓么~”

“我们······快开始讲鬼故事吧。”林敬言说,”谁先来?“

 

”我先来我先来,“李轩说,”我就来讲我在咱们学校遇到的灵异事件吧!“

”大一下学期的一个晚上,阿策去老外楼上选修课,晚上下雨了,我想起阿策没有带伞就准备去给他送伞,顺便给他带了二食堂的鸡汁煎饺,去老外楼的那条路特别黑,路灯坏了,我就拿着手机开了手电筒照着前面的路,那天特别特别奇怪,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李轩拿着手机照着自己的脸,”我也没有多想,一路哼着歌往前走——突然路中间就出现了一个小女孩,穿着朴素的蓝色的裙子,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

”她走到我面前,抓住我的衣角,声音特别飘渺,她说,哥哥,你要买花吗,买朵花送给女朋友吧。我说我女朋友很傲娇的不喜欢花——哎呦阿策你别掐我——她说,哥哥,求求你了,我今天一朵花都没有卖出去,老板会打我的。”

“然后我就掏了一张50的说那我买一朵,她就很开心地给了我一朵花,找了我一些零钱,我就急急忙忙去接阿策了,到了老外楼的时候阿策在门口等我,我就把花递给他,结果阿策说——”

“李轩你脑子秀逗了给我餐巾纸干嘛。”吴羽策淡淡地接话。

“艾玛会长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黄少天扑到喻文州怀里,“打死我也不选老外楼的课了。”

”小别前辈你怕不怕怕的话就到我怀里来!“卢瀚文在一片漆黑中伸出双臂。

“我去李轩啊这么大的事你们都不告诉我们,室友情呢!”方锐说,“还有你们那天回寝室之前有没有沐浴焚香跳火盆啊邪门的运气不会传染吧?”

叶修不屑:“李轩你这故事太假了,哄乐乐少天这种二逼还差不多。”

“首先,老外楼的公选课都是人文领域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前天的时候吴羽策还在群里抱怨没有人文的学分。”

“而荣大的公选挂科率为1%,”王杰希补充,“除非倒霉如张佳乐否则不会轻易挂科的。”

“其次,二食堂的鸡汁煎饺是大二上才推出的产品。”喻文州说,“我跟少天大二上的时候经常去吃来着^_^。”

“最后,如果你真的第一张餐巾纸给吴女士的话他应该会直接打你而不是问你递给他干嘛。”肖时钦紧接着说。

“所以你是临场编的吧?”江波涛举起手里的手机,上面写着“都市传奇:夜半巧遇卖花女孩”。

”我输了······“李轩像方锐一样把脸深深埋进吴羽策的肩膀上,”阿策快带我回正常星球我不想看见这几个心脏的变态。“

”你的星球都像你一样弱智么。"叶修继续不屑。

“you can you up啊。”吴羽策斜他一眼。

 

“我要讲的是一个悲伤的鬼故事。”叶修说。

“我有个朋友,荣耀玩的特别好,然后,他死了。”

“每每在夜半梦回,我没抢到boss的时候,我竞技场输了的时候,他总是会推开我的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斥责我,鞭策我,在他的帮助下,我变成了抢boss小能手。”

“但这时候我发现,我的荣耀玩的越来越好,他出现的次数就越来越少。”

“现在我故意犯错,故意把到手的boss再拱手相让,他也不会出现了。”

说完叶修又点了一根烟,烟头在黑暗里一明一灭。

“我去突然感觉叶修好可怜啊小事情。”孙翔跟肖时钦咬耳朵。

高英杰偷偷地在桌子下面握紧了乔一帆的手。

然后······213的门被推开了。

长相颇为清秀的青年在门口抱着胳膊似笑非笑:

“敢情我去实习了一个学期在你这就死了啊。”

 

评论

热度(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