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无声

荣耀大学2栋男生寝室(十一)

冷烛西窗:

话说······发现居然有500粉了!

那个·····是不是该写篇回馈什么的?

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就在这篇下面留言想看的西皮

我写篇男生寝室的番外怎么样?

 

 

章十一   你实验做得那么吊你男朋友知道么 

张佳乐是被林敬言架回来的。

“哟,乐乐这是怎么啦?纸飞机比赛拿了第二名?”叶修看着在椅子上摊成一张鸡蛋饼的张佳乐兴致勃勃地问。

“没有,今天下午高频实验乐乐炸了五个电容弄坏了两台示波器和一个试验箱,”林敬言无奈地笑了笑,“最后高频老师哭着求他别做了,他说他知道乐乐高频理论学的很好,会给他A的。”

“卧槽卧槽这尼玛也可以!我也想把模型都弄坏让老师给我A!“黄少天怒吼,”但是尼玛模型材料都是我们自己买的!!弄坏了老师只会说你再去买材料重做!“

“乐乐还挺幸运的嘛啧啧啧。“叶修感叹。

“我的心很累让我一个人安静地蹲下来抱抱自己······“张佳乐幽幽地说。

“你想入我大心累神教?”荣誉教主林敬言问。

黄少天在一边欢天喜地地开着免提打了孙哲平的电话:“喂喂喂喂老孙么你家乐乐觉得生无可恋啦他做实验把自己炸毁容了想在死之前见你最后一面也不枉你们俩夫妻一场,来乐乐跟老孙说句话——”

“黄少天我干你妹的!”张佳乐咆哮。

“老孙你怎么不说话!你听到乐乐话语里的绝望了么你快回来啊我们寝室其他人承受不来!”黄少天乐颠颠地对着电话那头说。

“哦?”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声,“乐乐?”

“卧槽你是谁!”黄少天差点把手机砸地上,“你不是老孙!”

“傻逼都听得出来那不是老孙。”叶修感兴趣地凑了过来。

“你猜猜我是谁啊?”女声笑着说。

“卧槽你难道是传说中的小三想三了乐乐跟大孙我告诉你啊别看你是个女的你要是敢的话我们真的会弄死你哦弄死你哦我说你好好想想好不好女孩子要洁身自好你知道么——”

“呵呵。”那边挂了电话。

“我靠!“黄少天怒摔手机,“这什么情况!”

从震惊中缓过来的林敬言安慰地拍拍还没缓过来的张佳乐:“先弄清情况再说啊乐乐,把手里的水果刀放下啊乐乐。”

叶修深沉地点了一根烟:“弄清楚了再给予孙哲平同志应有的处罚——黄少天同志你去联系行动组组员,周泽楷同志你去查孙哲平今天的行程表,林敬言同志你看好张佳乐同志不要让他接触管制刀具等危险物品,以上。”

213寝室里,紧急行动小组在召开特别会议。

“没想到。”张新杰感叹。

说着他跟韩文清一起试图以慈爱的目光安抚张佳乐,被安抚的对象抖了三抖,向林敬言那里又挪了挪。

“乐乐我告诉你啊,看你难过我才把老林借给你的啊,你不要得寸进尺啊。”方锐低声威胁。

“或许我们应该再试着联系一下老孙。”肖时钦建议,“毕竟刚才没有听见老孙的声音,也许是误会一场。”

“我也觉得是。”张佳乐小声嘀咕,“说不定老孙手机被偷了呢。”

他说着又打了孙哲平的电话,关机。

“那我来汇报一下我和小周查到的孙学长今天的行程,据他的室友兼同班同学楼冠宁叙述,他今天早上七点多起的床然后就收拾东西出门了,课堂上没有看见他。”江波涛说。

“现场没有留下他今天的计划表么?”张新杰问。

“没有,他似乎不爱作计划。”江波涛回答。

“如果有计划表就好办多了啊。”张新杰说。

“说起来我今天看到他了,”王杰希说,“在校门口的时候,我去给英杰小别他们买早餐看见他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朝xx酒店那边。“

“我靠xx酒店不是五星级么!这个土豪!打死他!“黄少天怒吼。

“少天别闹,重点搞错了。“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xx酒店?”叶修一拍桌子,“同志们抄家伙上!”

 

xx酒店附近一群穿着随意的大学生在周围不停徘徊,鬼鬼祟祟的样子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妈的妈的门口有保安啊我们过去抓小三会不会被保安打出来啊。”黄少天拼命摇着张佳乐的胳膊。

“去你大爷黄少天谁说有小三啦老孙不可能背着我有小三的!”张佳乐顺手给了他一爪子。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调查比较好,这种酒店的前台一般都不会轻易透露客人信息的。”喻文州说。

“说老孙是个潜逃犯我们是便衣?”苏沐秋提议。

“去你大爷的你才潜逃犯!”张佳乐抗议。

“说老孙是个无良老板卷了我们的钱和小姨子跑了?”孙翔难得动了脑筋。

“长点脑子好么,谁都知道那个无良老板叫黄鹤。”叶修无语。

“只有这样了!”方锐严肃地说,“拿出正室的架势来,说不告诉你就撞墙!诺,这是我刚才从肯德基顺的几包番茄酱,关键时候能用上的!“

“·······方锐大大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江波涛说。

“既然你这么有经验。”王杰希说,“那不如就交给你吧。”

“杰西卡大大好歹我每次都夸你你居然这样对我!老林快!我需要你的怀抱温暖一下。”方锐急忙扑向林敬言,中途却被黄少天拦了下来。

“老林现在在我们手上,方锐我告诉你这票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叶修说,“乐乐的幸福就系在你手上了!”

方锐看着被周泽楷(181)和孙翔(185)架起来的林敬言,哭丧着脸一步三回头地去了。

保安兴致勃勃地看着在门口围了好久的大学生们一拥而入,各自摆好了架势。

“孙哲平你不要脸!孙哲平你居然背着我找女人!“方锐声嘶力竭地扑向了前台,”你们告诉我!告诉我!孙哲平跟那个小三房间号是多少!你们告诉我!“

前台小姐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们在一起都三年了,“喻文州在旁边跟进,”突然发生这种事他接受不了的,您看能不能给个方便?“

“当年是你把我掰弯了!现在你又出去找女人!孙哲平你不得好死啊!”方锐痛哭流涕。

“您放心我们不会闹事的,”肖时钦诚恳地说,“我们知道事实就行了,也让他死了这条心。”

你们现在不是在闹事么。前台小姐无语地想。

“你再不告诉我我就撞墙了!”方锐作出撞墙状。

“方锐你有本事就撞啊。”后面传来一道冷冷的男声。

众人回头,孙哲平挽着一个端庄得体的女士站在他们后面,女士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自有一种成熟的风韵。

“我次奥!原来老孙你是被包养的!”黄少天震惊。

张佳乐上前一步揪住孙哲平的领子:“孙哲平!我他妈还给你找理由找借口!我他妈还相信你!”

“乐乐你冷静······”孙哲平被他扑的踉跄一步。

“我他妈还在实验室给你做这个!”张佳乐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电路板狠狠砸到孙哲平身上,“我他妈就是个傻逼!“

孙哲平捡起电路板,上面用发光二极管和电阻拼出一个心形,旁边的小电源一开,心形就亮了起来。

“你就是乐乐?“旁边的女士笑着问。

“谁他妈准你喊我乐乐!“张佳乐白了她一眼。

“我儿媳妇我为什么不能喊你乐乐?“女士冷笑一声。

儿媳妇······

媳妇······

妇······

“乐乐,“孙哲平摸了摸鼻子尴尬地介绍,”这是我妈。“

“我现在去死还来得及么?“张佳乐面如死灰地问道。

 

评论

热度(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