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无声

荣耀大学2栋男生寝室(十八)

冷烛西窗:

你们好我是胡汉三·w·


章十八苏学长说小动物并不可怕要好好爱护他们!

荣耀大学bbs上有四大未解之谜。

一是江波涛的翻译能力从哪儿来,二是李迅的八卦触角能伸到哪儿去,三是土木学生会为什么没妹子,四是苏沐秋到底是从哪找来的那么多奇葩选修课。

荣大bbs影视区版主风城烟雨关于这四个未解之谜曾有过经典的回复。

——江波涛的翻译能力从哪儿来?

——江波涛是不一样的美男子嘛。

——李迅的八卦触角能伸到哪儿去?

——相信我,给他一根网线,他能知道今天奥巴马穿什么颜色的内裤

——土木学生会为什么没妹子?

——叫蓝雨还想有妹子?我就呵呵了。

——苏沐秋到底是从哪找来的那么多奇葩选修课?

——······

校园十大风云人物之一的楚云秀沉默了一会儿表示——

“此人多半有病。”


对于苏沐秋选修课的奇葩,213寝室的人及其家属们都有着深切的了解,换句话叫,切肤之痛。

比如当年隔壁211的方锐羞答答地在公选课的选项里勾上了“性与社会”时,苏沐秋同志已经上升到了“历代禁书概览”并开始准备了预习工作——在213大声朗读《金瓶梅》;比如张佳乐兴高采烈地去上“基督教与中国文学”时,苏沐秋同志选了一门叫做“道教文化的发展与研究”的课程,并借来了王杰希的电磁炉企图在213炼丹;比如这学期周泽楷为了开阔眼界选了一门叫做“植物世界”的课而苏沐秋同志——

“所以你为什么要选动物的观察与保护!”黄少天怒摔书包,张佳乐的书包,“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我们要陪你来后山抓蚂蚱!说好的保护呢!”

“重点是观察,不是保护。”苏沐秋踢踢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的叶修,“是吧阿修。”

“是呀是呀。”叶修看的格外专注。

“不是说去动物园观察么!不是说请我们去动物园么!”黄少天悲愤。

“少天,心有多大,动物园就有多大,”叶修语重心长,“哥说他是动物园,他就是动物园,你看这里有蚂蚁,有毛虫,还有蚂蚱,物种类型多丰富啊。”

“叶神,我家少天已经成年了^ ^。”

“啧啧啧,你看周泽楷呆毛都竖起来了。”张佳乐看着愉快地给江波涛指着这是什么树那是什么草的周泽楷感叹,“有没有种小学五年级出来春游的感觉?”

“五年级来后山春游?”孙哲平质疑,“一般不都是去澳大利亚嘛?”

“······大概因为我们不是一般人。”张佳乐冲天翻白眼。

“咳咳——“苏沐秋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废话少说,我们抓蚂蚱小分队可以开始行动了!“

“我们的小分队名字就叫抓蚂蚱嘛?好朴实啊!”张佳乐不满!他可是浪漫主义的代名词!

“那叫捕获直翅目剑角蝗科昆虫小分队怎么样?”叶修提议。

“还是抓蚂蚱小分队吧= =。”

“gogogo——”

“这是接骨草,这是艾蒿。“周泽楷还在一脸”快来表扬我“的表情对江波涛说话。

“小周真厉害=w=。“江波涛一脸”我们家小周真棒“的表情回答。

“你们两个东京电视台干活好么!“黄少天从地上拔起一根草,”这是狗尾巴草!我知道!“

“你知道它是禾本科的嘛?“苏沐秋一边扒草丛一边吐槽。

“我知道它是禾本科的干嘛,我知道会长是什么就好了~“黄少天跑到喻文州旁边摇尾巴。

张佳乐默默看了孙哲平一眼,大孙是土豪科的,嗯我知道。

帅气的土豪科生物孙哲平一直是个行动派,他已经默默抓了一只蚂蚱递到苏沐秋眼前。

“这只不行,脑袋长的不端正。“苏沐秋严肃地说。

“卧槽抓蚂蚱还要看它长的好不好看?!丑蚂蚱也是有尊严的好嘛!“张佳乐怒,”我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对,世界就是这么残忍。“叶修说,“比如小周以后一定活得很幸福。”

“谢谢叶神对小周的祝福。”江波涛说。

于是开始了一场寻找好看的蚂蚱之旅。

“不是我地图炮啊,苏沐秋你是处女座的么?会长刚才抓的那只哪里不好看!“黄少天不满。

“那只刚才翅膀断了一截好么,“苏沐秋说,”换句话说是蚂蚱里面的手残!“

“卧槽你讽刺我们会长,我跟你拼了!“黄少天扑上去。

“好了少天,比起苏学长抓到的虚胖脸蚂蚱,手残已经算长的很标致了^ ^。“

“······人类为何喜欢彼此伤害呢。“叶修感叹道,“不是说好做彼此的天使么?”

“沐橙最近又给你看了什么书?”苏沐秋一脸鄙夷地问。

“亲亲天使在人间,还不错,比上本鱼塘总裁爱上我好看一点。”叶修回答。

“鱼塘好看。”周泽楷小声反驳。

“小周喜欢鱼塘总裁里那个鱼塘。”江波涛翻译道,“他说以后也想在家里挖一个······哎呀小周我觉得不好吧,咱们养缸金鱼就好了啊······”

“养鱼有啥意思,要养就养宠物貂,可萌了!”张佳乐说,“是吧大孙?”

“嗯。”孙哲平淡淡应道,其实他比较想养蜥蜴来着但是张佳乐嫌蜥蜴丑┐(─__─)┌

“唔,我觉得猫比较萌······”苏沐秋看了看叶修,“不过养阿修就够累了还是算了吧。“

然后大家陷入了迷の沉默。

过了一会儿张佳乐觉得不对劲:“黄少天呢?怎么刚才一句话都没说?“

“少天去那边蹲守蚂蚱去了。“喻文州说。

作为荣大里面有名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觉得自己正名的时机到了,他静静地游离于团队之外,找了一个偏僻的草丛蹲了下来。

“传说中长得最帅最美的蚂蚱出来吧让本剑圣看看你是不是蚂蚱里的周泽楷蚂蚱里的苏沐橙诶嘿嘿这名字不错抓到就叫它周泽楷啊哈哈哈哈哈!“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终于在草丛里,等来了最完美的那一只蚂蚱,黄少天同志气沉丹田,双手大爆手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周泽楷——啊不把蚂蚱合在手里。

“抓到啦!这只长的可好看了!“黄少天喊。

众人纷纷循声而去,然后在距他五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少天你不要动。“喻文州有点紧张地说。

“放心吧会长蚂蚱不会跑掉的——我跟你说啊会长这只蚂蚱长的啧啧啧都可以去斗蛐蛐了!“

“少天,你千万别动。“叶修无比正经。

“诶?怎么了?“黄少天不解其意。

“黄少你有没有怕的动物之类的?“江波涛问。

“虽然本剑圣一向比较勇敢但是有点怕蛇。“黄少天坦诚。

“······那你千万别回头。“张佳乐面如白纸。

黄少天张大了嘴,突然就感觉到了脸颊旁有什么凉冰冰的东西蹭过,他默默垂眼一看——然后他晕过去了。

挂在黄少天脸旁的小蛇似乎受到了惊吓,一时间昂起头做出了攻击的姿态,喻文州见状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揽过晕倒的黄少天。

然后他抬起头,注视着蛇的眼睛说了一句大家都听不懂的话,结果那条小蛇居然慢慢地缩了回去,一甩尾巴消失在树林中。

“!!蛇佬腔!“周泽楷一脸震惊——原来哈利波特是真的!

“······小周,你想多了。“江波涛扶额。

“卧槽喻文州是蛇精!“张佳乐跳了起来,虽然黄少天很烦,但毕竟是他反叶修同盟的最大盟友:),”喻文州你是不是要吸少天精气!“

“乐乐,喻文州说的是粤语。“孙哲平扶额,虽然他听不懂。

“小喻同志难不成你在跟那条蛇叙旧?那条蛇是G市蛇?“苏沐秋小心翼翼开了口。

“不,“喻文州架起黄少天,”我跟它说,我们G市那边有道菜叫烤蛇肉。“

 

那次抓蚂蚱之旅让黄少天缓了一个星期才恢复了活蹦乱跳的状态,这天他接到叶修的电话,让他带点肉回寝室。

“干嘛老叶?要在寝室开小灶?“

“呵呵。“

等他哼着小曲儿到寝室的时候,看到苏沐秋正笑眯眯地摆弄一个笼子。

“那是什么?“黄少天递过肉,伸长脖子去看。

叶修叼着烟拎起笼子,笼子里盘着一条无足爬行类有鳞片动物。

“妈呀——“黄少天后退了好几步扒着寝室门框,”你们干什么——“

“我的选修课课题啊,“苏沐秋说,”那只蚂蚱不是被你捏死了么?只好抓它来了,放心好了这是从实验室拿来的,牙都拔掉了。“

“那也不行——会长我们出去开房住好不好——“黄少天的喊声响彻云霄。

事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在宾馆里度过了一周的性福生活,直到苏沐秋选修课论文写完。

“你说,文州要怎么谢我呢?“苏沐秋说。


————————————————————

我是在上植物世界的选修课,老师带我们去学校山上认植物的时候 看到蛇的

当时简直心里被卧槽刷屏了!

评论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