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无声

荣耀大学2栋男生寝室(二十)

冷烛西窗:

说好的这周更就这周更!我是个信用人!

快完结了~\(≧▽≦)/~

上章在这里


"卡——"导演喊的声嘶力竭。

"小帅哥,你能表现得再悲痛一点儿么?"导演很悲愤,"你想想,死去的是你的同学!"

周泽楷转头看看躺在地上装死还叼了根烟的叶修,带着歉意地摇了摇头。

导演把目光投向了孙翔。

"别看我!"孙翔摆手,"看着他那张嘲讽脸我不打上去就好了,还让我悲痛?"

肖时钦在场外无奈地摇了摇头,肩膀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小肖你会修摄像机么?"苏沐秋笑嘻嘻地问。

"……"肖时钦背后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你知道我这人吧好奇心比较重,"苏沐秋说,"刚才把他们备用摄影机拆了,装回去的时候多了个零件不知道放哪。"

"……"肖时钦看了看场上活蹦乱跳的孙翔,觉得报应来的可真快。

黄少天和张佳乐凑在一起讨论:"你说老叶还行不行啊我猜他肯定撑不过两分钟就笑场,毕竟那是包荣兴啊。"

跪在叶修旁边的包子敏锐地看向了他们的方向:"狮子座背后说人坏话!胆小如鼠の狮子座!"

"你大爷的!"黄少天跳脚,喻文州在场外对他摇了摇头。

黄少天就乖乖地又蹲了下来。

"原来狮子座是你的智能机器人!"包子大惊。

导演气若游丝地打断:"小同学,到你了……"

"好嘞!"包子兴冲冲地答应道,"我要干什么来着?"

"……这位女同学要不你来吧?"导演问苏沐橙。

苏沐橙抿嘴一笑:"导演,那个时代我要搂着他有点有伤风化。"

包子在那边搂着叶修喊了起来:"老大!你不要死!老大!呜老大!我会给你报仇的!"

他摇了摇叶修,后者安之若素地做一个称职的死人。

"导演,老大睡着了。"

"睡着了就睡着了吧……看着像死了的就行了……"

躺在包子腿上的叶修咂了咂嘴。

"……" 


短短的一段拍了一个下午,导演走的时候腿还在抖,苏沐秋同情地摇了摇头:"真可怜,年纪不大就得了风湿性关节炎……"

叶修揉揉眼睛从他腿上爬起来:"我怎么躺这儿了?"

"包子腿酸了,我来替他一会儿。"苏沐秋指了指不远处膝行前进的包子,"太入戏了,刚才哭的那叫一个惨,饿不饿?我们晚上出去吃?"

"出去吃"三个字像是个范围召唤魔咒,三秒之内方锐和黄少天就出现在他们背后。

"要请吃饭吗?哎呀学长不愧是拿奖学金的五讲四美新青年呀真是善良,"方锐说,"咱们去哪儿吃啊?"

黄少天蹲在一边打电话:"嗯嗯是的别煲粥了会长,老叶老苏说要请吃饭,啥?是不是喜酒?不知道应该不是吧,吃喜酒还要给红包呢不划算……"

苏沐秋:"……" 


张佳乐敲了敲包厢门。

"暗号?"黄少天在里面小声说。

"天王盖地虎!"张佳乐说。

"宝塔镇河妖!"

"奇变偶不变!"

"符号看象限!"

"请问把一个周泽楷放进冰箱要几步?"

"三步,开冰箱门,放周泽楷,关冰箱门!"

"那么把一个江波涛放进冰箱要几步?"

"两步!开冰箱门让江波涛看到冰箱里的周泽楷,然后关冰箱门!"

"最后一个问题,"张佳乐说,"怎么用单位阶跃信号表示锯齿脉冲?"

黄少天:"……"

"t乘以u(t)–u(t–1)。"包厢里张新杰的眼镜上泛过一道白光。

"开门吧开门吧。"张佳乐得意洋洋地说。

孙哲平和开门的喻文州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惺惺相惜。

"来,让我们为第一次演艺生涯的结束而干杯——"张佳乐和孙哲平坐下后,叶修懒洋洋地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老叶你那是什么?是酒嘛?"

"是啊。"叶修晃了晃杯子,一个硕大的气泡在液体表面爆炸开来。

"……这特么是雪碧吧?"张佳乐质疑。

"气泡酒。"叶修淡然地说。"

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上电视,"方锐说,"我幼儿园跳舞上过电视,跳的大风车,那时候我也是很犀利啦,随随便便就当个领舞……"

“对对对,你是真正的舞者。”林敬言在一边敷衍。

“那倒也是,咱们学校里那群大妈没一个能跳的过我。”方锐很骄傲。

一旁的张佳乐脑内跳出一幅图景:若干年后,胡子花白的老林和广场舞大爷方锐……他被自己的脑补恶寒了一下,忙往嘴里塞东西,嚼了嚼觉得不对劲。

“黄!少!天!别特么把秋葵偷偷丢到我碗里!”张佳乐怒吼。

喻文州面带微笑地夹了几筷子秋葵到黄少天碗里:“不要挑食哦少天^ ^,挑食的小孩最后都……”

他意味深长地截住了话头,黄少天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默默地把秋葵塞在嘴里。

“小卢,我要死了,剑圣的名号就交给你了,”他拉着卢瀚文的手说,“要好好珍惜前辈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名号,刘小别会是你的,记住,剑圣不能吃秋葵,会被毒死。”

“哦就像睡美人吃了毒苹果嘛!”卢瀚文兴致勃勃地看着黄少天装晕在喻文州腿上,感叹般地说,“其实我觉得没有前辈的指导更容易追小别学长。”

“吃毒苹果的是白雪公主!天才早教的失败之处就在于童年的缺失么?”刘小别翻着白眼说,“欲擒故纵什么的居然是你自己领悟的?”

“是我。”喻文州微笑着摸着黄少天的头发说,“除了这个还教了他哀兵必胜和千金一笑。”

刘小别面无表情地扯下了脖子里卢瀚文送的新耳机。

李轩忧郁地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

吴羽策用下巴点了点掏出一个桔子剥开和韩文清分着吃的张新杰。

“……和老年人啊,”李轩赶忙加上,“真是恩爱秀的不分时间地点。”

这时叶修突然清了清嗓子,举着杯子站了起来。

“干什么啊老叶?”张佳乐疑惑地问道。

“哥不是个喜欢煽情的人。”叶修说,“在这个学校也待几年了,看着你们这群小崽子,老韩别瞪我,你是老崽子,看着你们在哥的英明领导和谆谆教诲下也都长得勉强够看了,哥心里很欣慰。

“这杯酒,祝你们接下来的日子里相亲相爱如一家,继承我的优良传统,将荣大精神发扬光大。

“我要走了。”他笑着说。

———————————————————————————————

最近萌上了一对拉郎cp 杨洋x马天宇【手黄再

偷偷卖个安利   这是视频的小地址

评论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