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无声

【喻葉/性轉】炎夏

77:

✄ 葉修性轉 私設有

✄ 退役同居設定

✄ LO主膽小不給掐,還請雷的GN速度點下X離開這裡


✄✄✄✄✄✄✄✄✄✄


  「BOSS往小唐那拖啊!老魏速度點,我可是蹭著一層血皮幫你弄走黃少天了啊。」

  「要不是妳剛好開個機械師能飛天,我看也跟黃少天一起淹河裡去了,浪漫不?」

  「哎唷死相,人家有家室了。」

  「包子!拿盆來!老夫要吐了!」

  「一邊吐去,點心大大不要一邊看戲快打BOSS啊我這筆記本快陣亡了唉……嘖沒電了。」


  一早喻文州剛從藍雨俱樂部回到家,想著差不多是時候叫醒葉修了,一個慵懶的女聲和低啞的男聲拌嘴的聲響就從未關門的臥室傳出。

  G市的夏天悶熱潮濕,葉修是走到哪冷氣跟到哪,不過這個哪指的大概也只有兩個地方,臥室及書房,她和喻文州的家裡唯二放電腦的地方。

  這時臥室門戶大開,顯然是沒開冷氣。喻文州邊無謂地擔心葉修會不會在裡頭中暑邊走進臥室。

  螢幕一片漆黑的筆電被放在床頭櫃上,床上的人則是面朝下呈大字形趴著,墨黑的長髮隨意的散在一邊,身上穿著的小可愛已經有些被汗浸濕。

  「這麼早起?」喻文州坐到床邊,拿出放在床頭櫃抽屜裡的夾子,接著把那頭長髮攏成一束固定在葉修腦後。

  後頸終於感受到一絲涼意的葉修偏頭看了一眼床邊的人,有氣無力地咕噥了幾句,「熱醒的……早知道就該充飽電至少可以打個榮耀……」

  「停電了,剛才收到通知,似乎在整理什麼管線時弄到電線,大概要傍晚才會修好。」

  「說清楚講明白啊,是不是你唆使少天去剪電線報復我揍他下水啊?」

  「少天家離這有點距離呢。」

  「能不能去藍雨打榮耀啊,我保證絕不偷看你螢幕和老魏互通消息。」葉修一臉凜然。

  「俱樂部的人今天開始去旅遊了呢。」喻文州一臉惋惜。

  葉修沉默,開始思考另一個除了網咖之外有冷氣有榮耀的地方。

  「今天出去走走如何?」

  「……腰還痠著呢。」

  葉修抬頭睨了滿臉笑意的元兇一眼。被汗浸濕的衣服透著點膚色,從後頸到蝴蝶骨的皮膚上都散布著暗紅或已褪成淺粉的吻痕,短褲下的大腿根部也有些許被囓咬過的痕跡。

  喻文州笑了笑,討好地伸手幫葉修按摩腰部。

  溫熱的手力道適中地揉開痠軟的部位,葉修趴在床上當大爺,就差沒舒服地哼兩聲。按了一會,那雙手的力道開始減輕,與其說是揉按還不如說是摩挲,在腰側及背部游移,輕柔的動作讓葉修不自在地扭了扭腰。熱度蔓延到臀部時葉修終於忍不住翻身坐起,抬腳踢了踢笑地一臉無辜的喻文州。

  「老實點啊,不是要出去走走嘛?」葉修扶著腰翻下床,反正都沒得打榮耀,與其再讓喻文州在床上折騰自己的老腰,還不如出去走走呼吸新鮮空氣。

  「嗯,先去漱洗吧。」

  待葉修下床後,喻文州撿起被踢到床下的棉被疊好,收拾好床舖後離開臥室去幫葉修準備早飯。


  因為停電烤箱不能用,於是早飯的吐司是沒有烤過的軟綿綿狀態,不過加上剛煎好、香氣四溢的培根及邊邊刻意煎地有些焦的荷包蛋,這份培根蛋吐司還是令人食指大動。

  葉修坐在小凳子上啃吐司,一縷長度不夠沒被夾住的髮絲剛落到她眼前,就被坐在身後沙發上正擺弄著她頭髮的喻文州撥到後面攏在一塊。

  葉修以前在嘉世那會是留著長髮的,蘇沐橙喜歡她長髮的樣子,也會幫她綁頭髮。離開嘉世到了興欣後,因為懶得整理就乾脆剪了,陳果看見她拿把剪刀在那比劃時被嚇地半條魂都飛了,之後半拖半拉地帶去讓人剪成了短髮。一直到退役後留長了也沒再剪短,本覺得短髮方便想再去剪時,她也和喻文州同居了,於是又有人負責她那頭長髮,葉修也樂得不用跑理髮店。


  「我說文州,你哪兒學來這些編頭髮的小技倆啊?」

  這句話如果出自一般妹子口中,就好像帶點質問的意味。但說這話的人是葉修,反倒像是因為沒電視看很無聊而找話題聊天。

  「沐橙教的。」喻文州這時正在將她的瀏海編成辮子往後收,這樣就不會有瀏海一直掉在眼前的困擾了,「她還送我一本編髮的教學書。」

  「看不出來你倆還能交流這種事。」

  「也只幫妳編過。」他拿下夾著大半頭髮的夾子,連著方才編好的辮子梳成一束馬尾。

  葉修聽出對方話語中的笑意,被這種日常中不經意流露出的告白甜了一下,眉眼間不自覺都帶點笑意。

  「等會去哪?」

  「去逛逛商場。」

  「有冷氣,挺好。」葉修嚼著最後一口吐司,講話含糊不清,「不過去幹麻?」

  「少天的生日快到了。」

  葉修作恍然大悟狀。

  「順便去吃點東西,沐橙送的優惠券。」

  點了點頭,葉修沒再多問,反正去了就會知道,她拍掉手上的麵包屑後起身去換衣服。喻文州剛從外頭回來不需要做什麼準備,他整理了一下桌面和廚房,等葉修一起出門。


  兩人出門時,通常是喻文州負責開車,不過也只有喻文州能開,葉修壓根沒有駕照。喻文州負責認真開車,葉修在涼爽的冷氣吹拂下負責認真睡覺,隔壁座的駕駛還會在停紅燈時幫她蓋外套。

  「葉修,醒醒。」喻文州在商場的地下停車場停好車,搖了搖身邊的人,「到商場了。」

  葉修打了個呵欠,接過喻文州遞過來的一個小袋子便下車。

  喻文州停好車,想了想怕商場裡冷氣強,還是把外套帶上。他下車時葉修已經翻弄完小袋子裡的東西,還挑了一個戴上。

  「喻總,我來為您報告今天的行程。」葉修清了清喉嚨,板著臉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細框眼鏡。

  喻文州愣了一下,忍住沒笑場,決定陪影后演到底,「請說。」

  「您今天只有一件要事。」葉修停頓了一下,對著喻文州笑得很是甜美,「就是和我約會一整天。」

  保持著臉上的微笑,喻文州摟住葉修的腰,幾乎整個人貼在她身上,他湊到葉修頸邊對著耳朵輕吹了口氣,「那……我們現在馬上回家吧。」

  喻文州的聲音溫柔且斯文,饒是地下停車場有些悶熱,那口氣也吹得葉修一身雞皮疙瘩,她抖了抖身子並推開對方,「不演了不演了,影帝你的。」

  喻文州放開她,拿出小袋子裡的另一副眼鏡戴上,兩副眼鏡都沒有度數,純粹是為了小變裝而準備的。他戴的是一副黑色的粗框眼鏡,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的大學生。

  「你說這樣像姐弟點還是像情侶點?」葉修上下打量了戴了眼鏡的喻文州一番,整個人看起來又更斯文了幾分。

  其實他們倆算起來也是姐弟戀,葉修大了喻文州一點,「要不等會被發現了就說家庭出遊怎麼樣?」

  「讓你編。」自興欣成為職業隊後,葉修在鏡頭前的曝光率也不低,真說是喻文州的姐姐還不曉得能騙誰,葉修笑了笑,「走吧。」

  喻文州應了一聲,鎖好車門收起鑰匙後,自然地牽起葉修沒插在口袋裡的那隻手。


  兩人在男仕服飾的樓層挑要給黃少天的生日禮物,喻文州已經想好要送什麼了,自開始參加世界聯賽後,他們要參加的正式場合就增加了,不過男人的打扮也是簡單,一套西裝就搞定,於是喻文州決定挑一條領帶,送一份中規中矩的禮物給自己的好搭檔。

  葉修對這興趣不大,任由喻文州牽著東看西看,偶爾給他兩句不曉得是認真的還是垃圾話的評價。

  雖然是假日,商場裡的人偏多,葉修注意到偶爾會有人多看他們幾眼,不過也都沒有上前詢問,一路逛下來也還算順利。

  幾乎是抱著來吹冷氣散步的心態,兩人以龜速閒晃,等喻文州挑好禮物大概也過去一個小時多了。這樣的龜速耗費不了多少體力,東西當然也是提在喻文州手上,於是當對方提出去其他樓層看看時,葉修也沒什麼抗拒。

  他們去的是流行男女服飾的樓層,一踏出電梯,門外就立了塊宣傳插畫T恤展的立牌,葉修瞄了一眼後眼睛一亮,拉著喻文州去看那個展,還買下一件T恤。

  「唉我怎麼就對少天這麼好呢?你說他是不是該痛哭流涕一番。」

 

  喻文州接過葉修手裡的紙袋,裡頭的T恤上頭只有一個圖案,一個戴著被打了叉叉的口罩的男人大頭。他確信自己的搭檔收到這樣的生日禮物時大概會持續咒罵葉修一個早上。


  在逛完流行服飾後又去看了看電競用品的區塊,G市的電競用品當然有藍雨代言的,有家前面擺了一塊索克薩爾的等身人型立牌,葉修還裝模作樣地拉著喻文州和立牌站到一塊。

  「一手一個,姐簡直人生贏家,被你的妹子粉絲們看到肯定被嫉妒死。」


  他們到商場時已經接近中午,但葉修剛吃完早餐,於是兩人也沒急著吃飯,直到逛了一圈下來也過了中午用餐的尖峰時段了。喻文州領著葉修到商場租售給餐廳使用的樓層,進入了一家擺設簡單,播著輕音樂的法式手工甜點店。

  櫃台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水果塔、巧克力派、蒙布朗等各種甜點,草莓一顆顆都是大又紅,每個甜點的裝飾都是讓人忍不住想拍下來的精緻。

  「吃甜的嗎?也有鹹派,沐橙她們說都不錯。」

  葉修並不特別愛吃甜,不過就是當作嘗鮮她也樂意試試,「都拿兩個吧。」

  最後他們挑了草莓塔和檸檬塔及兩種口味的鹹派。雖然已過午餐時間,但依照亞洲人正餐通常是鹹的的習慣,他們先切了鹹派來吃。派的大小比葉修的手掌還大了一點,兩個人分食下來也挺填肚子。

  基本上葉修和喻文州對吃的都沒什麼執著,吃起來味道都不錯,但也不特別對這類精緻的甜點有太大的愛好。葉修叉起草莓咬了一口,忽然注意到隔壁一桌三個妹子吱吱喳喳地聊著什麼,還一直往他們這邊瞄。

  「是被發現了嗎?」喻文州也發現了,通常這種情況裝沒事人會比慌張地離開還來得安全,他繼續手上切檸檬塔的動作。

  「哎說不定人家妹子看你帥想搭訕呢。」葉修舉著叉子指指喻文州,笑地一臉猥瑣。

  「很可惜我有家室了呢。」葉修舉著的叉子上還有一半草莓,喻文州握住那隻骨節分明、白皙美麗的手,就著這樣的姿勢吃掉了上頭的草莓。

  「挺好吃的。」喻文州吃著草莓,話卻是看著葉修說的。

  「秀分快啊文州。」葉修的手還被喻文州握著,但也沒有一點不好意思,反而一臉痛心疾首。

  喻文州沒有吐嘈她自己就是那個秀分快的當事人之一,他叉起一小塊檸檬塔舉到葉修嘴邊,「這樣就扯平了。」

  葉修撐著下巴,挑起一邊眉毛,張嘴吃掉送到眼前的甜食。

  隔壁桌傳來小聲的驚呼,葉修也沒理,情侶在甜點店互相餵食閃一下旁人,多天經地義啊,然後一臉坦蕩蕩地接過喻文州遞過來的紅茶喝了一口。


  離開商場前他們去添購了一些生活用品,順便買了一些熟食準備回家熱一下就能當晚餐。回到家時天色已經幾乎完全暗下來了,隔壁鄰居家燈火通明,顯然管線已經修好了。

  葉修幫喻文州收拾了一下買回來的食物,等他準備晚餐時去書房開了電腦。一登入QQ,職業選手群的訊息就一直閃個不停,葉修點開來往上拉就看到幾張照片,馬上就搞清楚了現在是在吵什麼了。

  不就夏休期一群閒閒沒事愛湊熱鬧看八卦的大神們嘛。


  君莫笑:羨慕不?

  夜雨聲煩:榮耀宅出什麼門逛什麼街吃什麼法式甜點還被拍到葉不修太不可取了啊吃好料也不喊一聲還是朋友不@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

  一槍穿雲:前輩晚上好

  夜雨聲煩:臥槽出現了誰羨慕啊餵草莓什麼爛招哪來的學生情侶燒燒燒燒燒燒

  沐雨橙風:好吃嗎葉修^_^

  海無量:早上那BOSS搶到啦妳倒是挺安心約會嘛

  風城煙雨:原來沐沐妳優惠券給葉修啦?

  君莫笑:鹹派挺不錯,甜的吃多有點兒膩就是

  君莫笑:小周晚上好

  沐雨橙風:那泡芙也挺不錯啊,看照片你們沒點呢

  風城煙雨:甜度剛好吧,下次去G市再去吃一次@沐雨橙風@鸞輅音塵

  夜雨聲煩:葉修你無視我啊來PKPKPKPKPKPK今年七夕沒出活動無聊死了妳居然整天不上線來PKPKPKPK

  鸞輅音塵:什麼什麼哪家甜點店!

  迎風布陣:他們那小區白天停電啊,把你打下水後就掉線了

  沐雨橙風:[圖片1.jpg] [圖片2.jpg] [圖片3.jpg]

  沐雨橙風:這家主打的草莓塔近拍三連發^_^!

  夜雨聲煩:魏老大少說兩句行不行!葉修人呢人呢人呢還在線啊出來出來出來@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

  百花撩亂:臥槽那層厚厚的奶油……

  君莫笑:葉修去吃飯了^^

  夜雨聲煩:………………………………

  夜雨聲煩:隊長?

  君莫笑:我也去吃飯了,大家晚安^^

  百花撩亂:秀分快

  夜雨聲煩:秀分快+1

  鬼燈螢火:秀分快+2

  海無量:秀分快+3

  冷暗雷:秀分快+4

  逢山鬼泣:秀分快+5

  迎風布陣:秀分快+6


  「今天是七夕?」

  「嗯。」

  「榮耀沒辦活動,剛聽少天一說我才知道。」

  葉修低著頭擺弄晚餐,然後抬起頭對著喻文州笑,「預謀?」

  「停電不是。」喻文州也笑,笑地一臉人畜無害。

  葉修被他的話逗笑了,沒再繼續挖喻文州那點小心思,「偶爾出去走走也不錯。」

  「下次一起去遠一點的地方旅遊吧。」

  「好。」

 

  是不是七夕其實一點也不重要,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哪天都可以是七夕。




Fin.


我要成為爛尾王(。

其實本來只是LO主房間下午西曬熱得像烤箱於是想嚕一篇被熱醒的故事

和七夕一點屁關係也沒有TT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天災人禍,真心覺得只要人還在就好了

祝大家七夕快樂


對了讓大家感受一下草莓塔和鹹派(。







LO主相信焗烤可以拯救世界(。

评论

热度(93)

  1. 细雨无声77 转载了此文字